致团队的3封信:真正的高贵,是优于过去的自己

职场情商
刘润
 9684
2019-12-01

很多人问我,润总,你做那么多事,做课时,几乎每天更新的《刘润 · 5分钟商学院》,一年100多天的线下授课,担任好几家企业的战略顾问,带领一个私人董事会小组,运营进化岛社群,原创“刘润”微信公众号,对了,还出了那么多书,还在做投资,还一年两次海外游学…… 你一定有一个很强大的团队,做后盾吧? 

是的。我是有一个很“强”的团队。但是不“大”。整个润米咨询,包括我在内,到今天一共只有6名员工(分别是:刘润、fiona、由之、万青、程志、蕉皮)。 

是的。只有6名员工。我们6人,加上比我们6人强大得多的社会协作网络(感谢:罗辑思维、吴晓波频道、领教工坊、极之美、益策、浦瑞等等),做到了以上所有的事情。尤其是《刘润 · 5分钟商学院》,两季订阅数,已经突破39万人。 

为此,我深感自豪。为这支特种兵部队,我深感自豪。 

熟悉我的同学们都知道,我经常出差。 

只要在办公室,我都会坚持在中午吃饭的时候,无条件接受团队成员的提问,只要问题处于力所能及的回答范围,我都会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 

小伙伴问题涉及层面非常广,涵盖个人成长、趋势判断、洞察人性、商业模式等方方面面。我摘取一些片段,予以分享。


 1 战略上进一步,抵得上管理进百步


中午和团队吃饭,我对大家说,我最近越来越同意一句话: 

“在创业时,增长10倍,比增长10%要容易得多。” 

为什么?当你想增长10%时,你是希望在原有路径上获得自然增长。逻辑不变,血战向前,其实并不容易。 

但是,如果你想获得的是10倍的增长,那一定不是在原有道路上走出来。你必须要寻找新道路本身。

苦思冥想,不断尝试,只要找到优化的战略,可能瞬间就提高了10倍。 

其实这是一个思路,讲得是创业时,更重要的是选择,而不是努力;更重要的是思辨,而不仅仅是执行。 

用我的“千百十个”逻辑去理解,百位(战略)上进一步,抵得上个位(管理)上进百步。


 2 绝对不能攻击对方动机


我曾经和团队说过,有种“高级”的能力,不知道你们以前学过没有。

比如,有一个人在以“恶意”指导“行为”,对你不利,你怎么办?

去当面对峙吗?说你为什么伤害我?你是故意的?还抵赖?我有证据!

这样可以吗?可以。但这是“低级”的做法。

这样的做法,也许能制止、停止他对你的不利和伤害,但从此你就多了一个敌人。

没有人认为自己是坏人,就算他做的是坏事,他也一定为自己找到了好理由。

你戳穿他,他也一定从内心认知协调出发,把你当成了坏人。

这样,他才能睡着觉。这种“坏人记仇”的故事,被拍成了无数电影。

“高级”的人,不会这么做。高级的人知道,我绝不能攻击你的动机。

一旦攻击了,甚至你大获全胜了,你就引爆了一个定时炸弹。

高级的人,会这么沟通:我注意到你最近做了件什么、什么事(行为),我知道你是出于好意(动机),我看出来了,你还瞒着我,我非常感激,谢谢。

虽然这份好意,没有真的起作用,甚至对我有些不好的影响,但是我还是很感激。

如果你能那么做、那么做,就更好了。但不管怎样,谢谢你。

坚持说,坚持说,对方也会以为,自己做这件事,就是出于善意,自己是好人(这是关键)。

然后同样出于认知协调的原因,他会修改自己的行为,让自己做的事情符合善意这个动机。

这样,他才能睡着觉。这就是高级的做法。

你说对方是坏人,对方就会变成坏人;

你说对方是好人,对方就会变成好人。

听上去很神奇,但这就是“认知协调”的力量。

利用认知协调改变人,是“高级”的打法。


 3 靠谱的事情,不一定靠谱,不靠谱的事情,不一定不靠谱。


昨天中午,和团队一起吃饭。我说,我分享我做很多事时的一个原则。

这个原则有两句: 

1)我坚定地认为,我的观点是对的;

2)我坚定地认为,我认为对的事情有可能是错的。 

这听上去截然相反,甚至是悖论,但却是我的原则和价值观。

我举个例子。 

2017年11月10日晚,“双11”前夜,全国人民正沉浸在欢乐的剁手气氛中,忙着将看好的商品放进自己的购物车,好在几个小时后一键下单。 

很少有人注意到来自大洋彼岸的一则新闻“中国互联网金融公司拍拍贷在纽交所正式上市,发行价13美元,募集资金2.7亿美元,总市值超过40亿美元”。 

拍拍贷是我心头的一个结。因为它曾经被放在我的购物车里,我却把它拿了出去。 

拍拍贷的创始人顾少丰,在他2006年离开微软去创业的时候,跟我是同一个部门的同事,当时,我是部门主管,他是技术主管。 

2007年,他创立了今天的拍拍贷。拍拍贷是中国第一家做P2P贷款的公司,当时没有人知道它在做什么,实际上在2012年的互联网金融风潮开始之前,没几个人明白“P2P”是怎么回事。 

当然地,他们做得很辛苦。所以过了一段时间,他来找我,说,润总,我需要一个商业上的顾问,我觉得你挺合适的,要不我给你1%的股份,你给我们公司当商业顾问,帮助我们一起思考,接下来该怎么干吧。 

我还真花了一点时间,研究了一下拍拍贷的商业模式。一看之下,觉得特别不靠谱。 

它的商业模式就是,一个人要把钱借给另一个人,过去是通过中介的方式,也就是银行来完成。而它是个撮合平台,就是说一个人可以通过它这个平台,直接把钱借给另一个人。这样一来,沟通的效率是提高了,但是,信用问题却解决不了。 

这里要稍微说一点金融知识:我们认为金融机构扮演了两个重要的职能,一个职能叫做沟通中介,一个职能叫做信用中介;沟通中介是解决匹配问题的,把有钱的人和需要钱的人匹配在一起,信用中介是解决借款不还的信用风险的,通常采用抵押、担保或者信用机构来解决。

我在和他沟通的时候,告诉他说,你这个拍拍贷,它解决了沟通中介的问题,但是,它没有解决信用中介的问题,而这部分风险很大。

你不要觉得通过法律文书能够规避这个问题,如果有人赔了钱,这个责任是规避不了的,他们可能不走法律途径,而采用极端手段来维权。

这个问题如果不能得到解决,这个公司做不大的,小规模的时候还没有人管你,做大了肯定会被监管。

1%的股权我也不要了,你还是找点靠谱的事做一做吧。 

今天看来,这1%,价值2.6亿人民币。 

虽然我没有成为他的股东,但是因为是很好的朋友兼同事,所以我们还是经常沟通一些情况。 

2008年的时候,我成为公益机构香港百仁基金的特邀会员,创造性地提出来用类似众筹的方式来做公益(就像今天的“腾讯公益”),这个逻辑和拍拍贷的方式非常像。

我看他们做得太艰难了,就把他们推荐给基金会,通过做众筹平台的项目赚一点钱来贴补公司。 

2009年,顾少丰给我和几个朋友发了一封邮件,说拍拍贷现在估值在600万人民币以内。

本次会增发一些股份,如果大家感兴趣,可以放入几万块钱,占0.X%的股份。 

那个时候的我,继续觉得不靠谱,也没有投。 

如果当时我随便投个两万块钱,按照今天的市值,已经价值8000多万人民币。 

这件事让我明白一个道理:那些我认为靠谱的事情,不一定真的靠谱;那些我认为不靠谱的事情,不一定真的不靠谱。 

拥有“我是对的,也是错的”的价值观的人,会说:“我有个观点,你未必认同”,“我是这么思考的,供你参考”。 

而不会说:“你错了”。 

自认为认知逻辑闭环完备,优于别人并不高贵。真正的高贵,是优于过去的自己。


最后的话


向上的路通常是艰辛的、甚至是孤独的 ,我经常对团队的成员说:

摆在我们面前,供我们选择的,通常并不是“成功的路”,和“失败的路”。

这样的选择并不困难,我们都会选择“成功的路”。

困难的是,摆在我们面前的,通常是“成功的路”,和“容易的路”。

容易的路,总是那么诱人,那么驾轻就熟,那么舒适。

以至于,为了选择“容易的路”,我们会告诉自己:也许,这条路也通向成功呢?

选择容易的路,甚至会让你就像吸毒一样,慢慢上瘾。你一旦给自己找到逻辑自洽的理由,获得了认知协调,就会越来越依赖,最后无法逃离。

祝愿你不要被容易的路俘获。祝愿你走上成功的路。

参与讨论